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飞云

看天空流云飞过,听大海涛声欢涌

 
 
 

日志

 
 

慈航普渡求观音 但救跋哥脱险境(原创)  

2012-12-15 12:39: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天涯飞云

 

慈航普渡求观音  但救跋哥脱险境(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2010年夏天坝上游,后排左一手持墨镜者即为兔跋哥

慈航普渡求观音  但救跋哥脱险境(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2010年夏天坝上游,后排左一穿灰色衬衣戴墨镜者即为兔跋哥

慈航普渡求观音  但救跋哥脱险境(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2010年夏天坝上游,左二即为兔跋哥

 

   上周末,京城兔窝的北京大哥、玫瑰姐姐去香港,特地在深圳稍作停留,约我和先生去见了面。他们因为牵挂我家先生的病情康复状况,所以,这次非要“眼见为实”方才心安。

   只是,北京大哥和玫瑰姐姐带来了兔跋哥病危的消息。这让我们本该欢乐的相聚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忧伤与愁云。那天,我很想给兔跋哥打个电话的,可北京大哥和玫瑰姐姐说,现在打电话过去恐怕兔跋哥也不方便接听,只得作罢。可心中对兔跋哥的牵挂却一日比一日紧迫、急切。关山路远,繁重的教学工作在身,飞云分身无术,无法前往京城一探哥哥,只得日日朝观音山上的慈爱观音大士叩拜再三,求保佑兔跋哥转危为安,早日痊愈!

   我和兔跋哥的认识缘于京城兔窝在2010年夏天组织的坝上草原游。

   北京六三兔友联谊会是全国众多六三兔友Q群中活动组织得最多也最健康、积极的一个民间Q群 组织,群友大多是京城人,少数如飞云一般的六三兔友,亦因种种向往与憧憬而加盟其中。群友中亦有定居于国外者(如意大利的“春天”等),群友都是来自各个阶层的六三同龄人。通常,我们只以网名(或博客名)称呼,不太去关注他人的工作或地位,一律平等视之。京城兔友经常会组织一些捐赠活动(向一些福利院捐献善款与善物)、郊游活动、植树活动等等。每到周年庆,一定会组织一台水平直追CCTV春节联欢晚会的周年庆节目。因为这种种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京城兔窝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我是最初进入京城兔窝的元老级兔友,而兔跋哥不是。他是很迟才进入这个兔窝圈子的。2010年7月23日,京城兔圈组织坝上草原游,其时,我刚结束高三教学及高考阅卷工作,便取道上海,一游世博园与苏州之后,方才北上。也许是劳累过度,一到京城,我便头重脚轻、头晕目眩地重感冒了!但对草原风光的无限向往又让我无法放弃坝上之行,我随队出发了。

   这同游的兔友中便有兔跋哥。他高高的个子,有些单瘦。长得颇似三十年前日本电影《追捕》中的男主角——警官杜丘,只是,兔跋哥的面容不似杜丘的阴沉坚毅,他是和善的、友好的、温暖的。飞云因为一直抱病,也没少得到兔跋哥的垂爱。坝上草原的美丽风光,亦让兔跋哥开心快乐,明朗的笑容一直写在他的脸上。在开满鲜花的草原上,兔跋哥和我们十几个兔友欢呼雀跃之后,留下了珍贵的合影;在宝石般的湖水旁,我还亲自拍下了兔跋哥和我家帅哥等四人的美照。记得在那座红白相间、尖尖屋顶的草原旅馆就餐时,兔跋哥就和我们围坐在一起。席间,他高举酒杯,向所有的兔友祝福,并诚邀兔友们择日去他的工作所在地——门头沟一游,他定当尽地主之谊。

   也就是在这次,我们得知兔跋哥是刚刚从西藏回来的援藏干部。怪不得,他的脸庞分明留下了高原日照的痕迹……从京城远赴西藏支边的兔跋哥,在我的眼中顿时又高大了许多,我和众多兔友都把敬仰的目光投向了他……

   坝上之行一晃就过去了两年。今年年初,我从齐鲁兔爷大哥那儿得知,兔跋哥罹患重症,但兔跋哥的精神很好,很乐观,也很坚强。在他与病魔作着顽强斗争的时候,京城兔友给予了多方面的关爱与照顾。记得京城一姐就曾经用微信嘱咐我多点和兔跋哥联系,多给兔跋哥一些关爱。从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在飞信上向兔跋哥问安,和他聊天,有时也会打个电话问候。我和先生计划暑假再次北上京城,探望我们牵挂的兔跋哥和晓月姐姐。不料,尚未出发,我家帅哥便突发脑溢血也住进了医院……

   世事难料,病魔无情!从我家帅哥发病后,我几乎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照顾他的上面,而于兔跋哥,我却多少有些疏忽了。开学后,为了方便照顾先生,我和他住进了我们学校的教工宿舍。连轴转的工作使我每天都要忙碌到深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京城里与病魔做抗争的兔跋哥:不知夜空下的哥哥,此时可好?如果生命的力量真可以通过意念传送,那么,我这么努力地凝神屏息,不知京城的哥哥可曾接收到?

   ……

   上个周末在深圳与北京大哥、玫瑰姐姐辞别后,心头对病重的兔跋哥的牵挂一直不能释然,但因为太忙碌,亦只能在深夜、在内心 ,遥遥祝福京城重病中的兔跋哥。今日学生月考,我身坐考场,心系兔跋哥。遂偷偷写下以上文字,聊表拳拳牵挂意……

   兔跋哥,大名赵米印,京城人士。

   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请你保佑哥哥平安脱险!

   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1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