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飞云

看天空流云飞过,听大海涛声欢涌

 
 
 

日志

 
 

那些渐行渐远的背影……——读《目送》(原创)  

2012-02-03 01:45: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天涯飞云

 

那些渐行渐远的背影……——读《目送》(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年轻时,教朱自清《背影》并不会有流泪的冲动。如今,读龙应台的《目送》却一再地潸然泪下。泪光中,我分明看见了那些渐行渐远的背影……

   那个佝偻着腰,一双缠裹着的小脚在暮色中艰难行走的,是我亲爱的外婆。我是不到两岁就到了外婆家,在这里一直成长到六岁才回到母亲身边读书。那个年月,教书的母亲和当法官的父亲都因为一场接一场的运动,而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舅舅家的表弟只比我小十多天,表姐也只比我大几岁,我们三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就这样厮混在一起,我跟着表姐表弟一起叫我的舅舅舅妈为爸爸妈妈,而当我的母亲出现在舅舅家门前的马路上时,我便会和表弟一起欢呼雀跃地高喊着:姑姑来了!姑姑来了!然后,从“姑姑”手里接过糖果,就径自到一边玩儿去了。而我的父亲在我年幼的心里则完全是一个可怕的陌生人,每次见他来,我都要躲得远远的。我的外婆怜惜我不能像表姐弟一样,可以在父母亲的身边撒欢。所以,亲爱的外婆把她最多最深的疼爱给了我。冬天,外婆会把她自己烤火的“烘笼火”(一种木制或竹制的手提烤火炉)给我烤火,晚上,外婆会用“烘笼火”把我的被窝烘烤得热热的,让我能甜美地进入梦乡。而夏天,外婆会一边摇着蒲扇,一边给我讲才子佳人的故事,或者哼唱一些古戏曲,一边还会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让我可以在那么炎热的晚上也能清凉而悠然入睡……六岁时,我回到母亲身边读书,每年寒暑假,我都要回外婆家和外婆在一起。三年级的时候,我最小的弟弟出生了,父亲在区公所,常年在乡下蹲点,母亲在一所小学做着校长,一个人照顾我们四姐弟的生活,有些顾不过来。于是,已经七十多岁的外婆又颤颤巍巍地赶过来照顾我们姐弟。苍老的容颜,温暖的微笑,如雪的白发,佝偻的背影,蹒跚的步履……这是那个时候的外婆留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等到我终于考上大学,心想着很快就可以用自己的工资孝敬外婆时,我亲爱的外婆却在我毕业前一年含笑驾鹤西去!那个寒冷的晚上,我和亲人们在河边烧纸钱时,在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烟火中,我分明看见,我亲爱的外婆正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向着天堂走去……

   那个挺直着腰板,雄赳赳地向前走去的,是我的家公。家公十几岁就参加了湘南游击队,是在革命军队的大熔炉里成长起来的。但因为年少从军,没有多少文化,所以,他常常为此遗憾,并告诫他的三个儿子要好好读书。先生第一次把我带到他家时,家公很高兴我是一个文化人。并常常以“门当户对”而自豪(我的父亲和我的家公都是司法局的干部)。那时候,每次放假回到婆家,家公高兴的时候,经常会在家里的客厅手之舞之地跳起秧歌来,那略显笨拙但却开心无限的背影,常常在我的眼前旋过。等到女儿出生,家公更是幸福快乐。因为自己没能养女儿,所以,家公家婆将这个孙女儿视为掌上明珠。生孩子的时候,因为单位离娘家近,我是在娘家坐月子的。在交通并不发达的那个年月,家公与家婆提着大包小包,还抓了三只鸡(那时规定,火车上最多只能带三只鸡),从永州蓝山坐汽车到郴州,再转火车赶赴几百里之外的湘潭去看我们。南下东莞后,家公与家婆几次到东莞小住。这块土地是家公最熟悉不过的,年轻时在部队,守护的就是这条京广铁路,部队驻扎在石龙,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先生的哥哥,就因为一次意外,永远地留在了石龙。家公每每凝望石龙方向,那坚毅的背影中,总让我看到一些经年岁月也掩藏不住的忧伤……2000年,刚刚离休几年的家公突然查出癌症晚期,一向腰板挺直的家公在病魔的折磨下,痛苦地佝偻成一团了……仅仅半年,我一向乐观开朗的家公就在与病魔的搏斗中,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那个冬天,在凄风苦雨中,我分明看见亲爱的家公笨拙地扭着秧歌的开心背影……

   那个昂头走着并不时甩一甩短发的,是我的同事兼闺蜜铎铎。铎铎是我初出大学校门,刚工作时的同事。她比我早两年毕业,教物理,特别爱唱歌,美声唱得特别好。圆圆的脸上有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双眼皮,白皙的皮肤,特别喜欢笑,是一个很漂亮又很温柔的年轻女教师。唯一的遗憾就是有些矮,我俩走在一起的时候,人们常常会戏谑地称我们为“高低柜”。她经常会跟我说,要是有一个炉子,可以把人放进去重新打造,那么,你不要那么高,我不能这么矮,我们便都能如愿了。那时候,我们常常一起去矿区的大澡堂洗澡,我常常是三下五除二很快便搞定,她便会“刻意”地在我背上使劲搓,然后说:没洗干净!再洗!直到我陪着她慢悠悠地洗干净了,这才和我一同回宿舍。从我们宿舍到校园去,要走一段上坡路,这时候,她常常会要我走后面,“这样,我才会看起来跟你一样高!”走在前面的她,会故意地昂起头,踩着小天鹅的步子,欢快地走着,那年轻的背影,透露的是看也看不够的优雅,而她时不时的回头一笑,那份无与言说的幸福便在我眼前荡漾开来……南下东莞后,每年我回家,总要到长沙她的家里玩上一天,说说开心的事,叙叙别后的情。走在长沙的大街小巷,我们这一“高低柜”组合的背影一定招来过不少回头率。09年寒假,当我再次拨响她家座机时,她的先生竟然告诉我,因为罹患癌症,铎铎,去世了!仅仅一年,因为高三补课没能回湖南,没能和铎铎见面,我们就这样阴阳永隔!而她留存在我记忆深处的,就一直是那个优雅而欢快的背影……(http://tianyafeiyun1.blog.163.com/blog/static/8864916720097281259238/

 

   人生路上,总有一些这样渐行渐远的背影,而这些背影留给我们的记忆,总是这样的绵远悠长,总是这样的令人潸然泪下……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8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