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涯飞云

看天空流云飞过,听大海涛声欢涌

 
 
 

日志

 
 

一部生命壮史 一曲奋斗悲歌——《神史》读后感(原创)  

2013-02-07 23:33: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天涯飞云

 

一部生命壮史  一曲奋斗悲歌——《神史》读后感(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神史》作者孙世祥(图片来自网络)

一部生命壮史  一曲奋斗悲歌——《神史》读后感(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一部生命壮史  一曲奋斗悲歌——《神史》读后感(原创) - 天涯飞云1 - 天涯飞云

 图片来自网络

 

   “一个荒凉村,四千可怜人。十年悲辛事,万古不了情。”

   恶劣险绝的自然环境,毒辣险恶的劣根人性,艰难困苦的生存奋斗,尔虞我诈的家族亲人……这是孙世祥《神史》开篇就给人们揭示的惨烈的生活现实!

   这样的现实不是洪荒野蛮的远古时代,不是闭塞专制的封建时代,甚至,不是苦难深重的解放前。这是在“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新中国。

   这是滇北乌蒙山区的一个山寨,从南京迁徙而来的孙氏家族在此生息了数百年,主人公孙富贵上世纪60年代末降生于此。这个天资聪颖的早慧少年,志存高远,决心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自己乃至家族的命运。他从小目睹家族内外为争夺生存资源的倾轧、算计,目睹在卑微生存愿望下人性的阴暗和道德的沦丧:为争夺财产,家族群殴、父子相争、兄弟反目处处可见;为繁衍后代,近亲结婚、换亲、买卖婚姻、娃娃亲等古代陋俗仍有遗存。本是赤贫之地,这样的明争暗斗机关算尽伦理全无,读来让人渐生恐惧及至凄凉无比!

   而对多才敏感的孙富贵来说,他的性格特质与这种生存环境的巨大反差尤其让他感到一种巨大的痛楚,几近绝望的他只能以坚强的信念支撑自己,相信“人至刚则为神”,相信“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命运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于是,他先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孙天俦”“孙天主”,希望自己而非天道是命运的主宰者。他玩命阅读,拼命写作。因为拼命写作,他被老师和同学视为“疯子”;因为拼命写作,他的赤贫更是雪上加霜!然而,对他而言,“写作是在迷茫和混沌中,在虚拟的冰凉的世界中捕捉真实生活和人间暖气的一场黑夜马拉松。”除了阅读和写作以及朦胧的初恋给他带来一丝慰藉和温暖外,他便真的赤贫如洗一无所有!在暗夜无边的罪恶和家族肆意的暴力中,他的愤懑无边,却无处可诉……

   他终于考进了当地师专,成为一位不用再耕作的教师。但客观环境和客观条件限制了他成长的高度和可能,所以,这并没有使他摆脱家庭赤贫的境地。当了老师的他又陷入了一个可怕的循环,工资还不够供读书的兄弟们吃饭。伟大的理想和抱负在无情的现实面前不堪一击!而社会地位的差距,又使他不得不和恋人分手。他也做着发财梦,尝试过各种生意,但都以失败告终,以至于血本无归。残酷的现实使他和他的乡亲明白,这个世上唯有掌握权力才能真正改变自己和家族的命运。于是他远走省城,和打工者混居在一起,当过“新闻民工”,希望妙手著文章,来为弱者呼吁,最终却依然碰得头破血流。

   但是,命运之神到底在后来光顾了他,他一举考上了北京某部的公务员,这让我们终于仿佛看到主人公前途的曙光!然而故乡发喇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泥潭和风洞,始终裹挟着他不能自拔!回家办调动手续的天主,亲历一系列更加悲惨的事件:西双版纳亲人的悲惨无助,家里几位亲人雪中的葬礼,使这个原本赤贫和极度悲哀的家庭又背上更加沉重的债务。而在小说最后,出差西藏顺道回家的孙天主及几十位发喇的青年精英,一齐都葬身于深山里惨烈的车祸之中……而这场车祸,竟然来自于亲人的嫉妒!

   孙天主这颗“异样的种子”在人生劫难中终于停止了生长!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是这“风”的的确确太凶狠了!它夺去了人的怜悯,摧毁了人的理智,搓碎了人的希望!这样的悲剧性结局让我们不得不扼腕叹息:命运不仅让他上下求索的努力落空,而且残酷地让他的肉体死亡!这是宿命还是隐喻?

   看看这些农民的生存困境,我们终于知道,乡村决不是我们想象中美好的桃花源,而贫穷的罪恶更是深重无比!

   我们终于知道,农民不仅在人民公社时期被剥夺,在改革开放多年以后,他们仍然是被歧视和被遗忘的群体,处于利益分配的最末端。农民的苦难,何时才能有尽头?

   管仲曾经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在小说中,极度的贫困导致了家族与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导致了父子、兄弟关系紧张;极度的贫困,导致了法喇村人的鼠目寸光和见利忘义;极度的贫困,导致人们甚至不惜牺牲基本的道德伦理!而这些赤裸裸的事实,正是《神史》最具魅力和价值的部分。透过《神史》,我们更深刻地明白贫穷是一种深重的罪恶———它足以在求生存的状况下,让人性中的恶得以膨胀。在贫穷没有得到改观的情况下,无所谓道德伦理,更遑论世道人心!

   著名时评家十年砍柴说:“《神史》是中国最后一代乡村精英的精神自传,他们在宗法秩序和丛林原则杂糅的农耕文化中长大,而这一文化正在急剧地消失。主人公孙天主和他的同龄人再也找不到了回乡路,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乡都已沦陷。从这个层面说,《神史》是挽歌,是史诗。”

   是啊,孙天主们曾经竭尽全力,冲出了乡村,走出了大山,但他们最终没能走向富足,更没能走向文明。对于城市而言,他们是骨子里透着土味儿的“乡下人”;而对于乡村而言,他们是“吃国家粮”的“公家人”。他们的精神世界处在寒热两极,他们的物质世界更是尴尬不堪。他们融不进城市,可他们更回不去乡村。极目四望,何处是家园?

   鲁迅曾经说:“希望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这就像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也许,孙天主们正是这样,为后来的人们走出一条无路之路来……

   但愿桃花源不要成为历史档案里的孤本……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